没与夏言

写些小破文,就这样。

我瞅了瞅QQ貌似没有群,所以我创了一个
欢迎加入地狱乐仙药寻找大队,群聊号码:749050020

*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凌晨突然爬起来的激情短打。
*是杰园,真的是。
*极其意识流,而且ooc到爆炸,接受不了的太太请不要勉强自己观看。

他仰面向上被枯萎的玫瑰拥簇。

灰霾遮掩了太阳的光辉,只透过一丝暗淡的光。

他把手举过头顶,指缝中有一颗透明的、棱角分明的石头,穿过的光线让它在这片灰霾里闪耀着。

男人痴迷的看着那小小的石头,猩红的眼里满是怀念,薄唇贴上石头表面,如同虔诚的信徒在亲吻神明的脚背。

他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悲哀,轻声喃喃着。

“她是个骗子。”

男人启唇把它含进口中,舌尖舔舐着。那块石头在他的口中撕开粘膜,划开血肉。

他尝试去咀嚼那猩甜的硬物,尖利划过牙齿的声音在耳里回响着,牙龈隐约作痛。

咽下口中的东西,他再次说道。

“你是个骗子。”

男人双手放在胸前,闭上了双眼,面容平和。

女孩忽然从梦中醒来,翠绿的双瞳里满是惊恐,她的呼吸沉重,不安的看着身处的环境。

她躺在鲜艳而又美丽的玫瑰花丛里,每一朵花都向她露出最美好的容颜。

她慌张的站了起来,裙摆带起漫天花瓣飞舞。

玫瑰的尖刺刮破了她的衣物,在她身上留下鲜艳的红痕。

她跌跌撞撞的在花丛中寻找,指尖折下一朵又一朵的花苞。

小小的玫瑰在她手里堆积,她不停寻找那未绽放的玫瑰,掐断他们的咽喉,直到第二十三朵花。

她喘着气跌坐到了地上,手中还好好的捧着那宛如小山包一样的花朵。

她像是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闭上眼睛稍微歇息。

忽然间手中传来黏腻浓稠的触感,女孩睁开双眼,宛如星河般黑不可测的黑泥从指缝淌下,吸收了四周所有的光线。

她的身体不自然痉挛着,最后她捂住了自己的脸,任由手上的黑泥沾到脸上,带着哭腔的声音轻诉着一个事实。

“我是个骗子……”

男人的身上铺满了即将腐败的玫瑰花瓣,他会在此沉睡。

END

传说灵魂的重量是23克,那么钻石呢?

二次群宣,最近感觉在首页看见很多找群的朋友,于是再发一次,不是什么大群,但群里的小伙伴们人都很好。
欢迎加入第五人格杰园聚集所,群聊号码:749050020

来自庄园的邀请函——《第5人格》同人征集大赛!

呜哇哇哇!我居然,得奖了!(/≧▽≦)/~

包包包子铺!:

恭喜以下的太太获奖!


请获奖的太太耐心等待一下 @蛋黄流沙包 的私信哦。流沙包会在1-3个工作日内和各位太太取得电波对接!




★优胜奖★ :5000元现金奖励


 @元 





 @凰择木而栖  :《Can't Break Free》




▲人气奖▲:3000元现金奖励


 @-五千年间-  热度:24868 评论:1022



 @木林森木  热度:13511 评论:314









 @-🚌幼儿司机言帅-  热度:12881 评论:161





 @狐先生周记  热度:10479 评论:177





 @不见海端  热度:9862 评论:177





 @墨若湘曦倒地不起了   热度:4121;评论:76


《心跳是我能控制的吗?!》




 @笙子-卖瓜子的雷锋阿姨  热度:3215;评论:58


《收拾屋子时发现了艾玛小姐写我和杰克的同人文》




 @那你以为呢。  热度:2950;评论:49


《我就想坐这个椅子》




 @阿房、兔  热度:2833;评论:51


《看到这个佣兵了吗?你不能日》




 @夜行诗  热度:2602;评论:43


《宠你的二十种方式》




◆特等奖◆:1000元现金奖励


 @一目 





 @知错就改(林茶以) 





 @zone 





 @十五 





 @Ruca鲁卡 





 @冬眠橙 





 @咸煎鱼 





 @北极有树 





 @Clockwork Orange 





 @本少是攻 





 @杰克Jackie  :《救赎》


 @時間戶主 :《利刃与花·杰园》


 @淡竹 :《无处可去》


 @颜沐倾。【禁止无授权转载】 :《你赶不走我的。》


 @淑倩 :《爱哭鬼》


 @业瞳 :《信》


 @没与夏言 :《HUG,KISS AND——KISS!》


 @Commelina☆ :《理发师》


 @冬年 :《倘若无法得到救赎,就一起沉沦吧》


 @子非烟 :《当屠皇遇到人皇》






※参与奖※:第五人格周边礼包一份


[图片类]


 @柒天 、 @镭射可乐 、 @濑见驰 、 @"KonYa" 、 @ionpoke 、 @OHPAI 、 @游末末 、 @山邪  、 @阳之森 、 @蒙纸读作蒙蔽🐾 


[文字类]


 @楚辞 、 @戚元敬的兵书 、 @暔先 、 @叶墨言 、 @碎月prpr 、 @C•K 、 @混吃等死的巫九 、 @一念 、 @阿十崽子_十娘 、 @橙不欺我 




●特别奖励I●


头像框请联系 @蛋黄流沙包 




●特别奖励II●


目前这一块还处于统计当中,预计本周五会跟大家私信联系,请注意查收 @蛋黄流沙包 的私信内容。


→等不及的小可爱可以将LOFTER发布的内容链家+微博被转发的内容链接私信给 @蛋黄流沙包 ,流沙包会为大家安排礼品的发放~←






亲爱的奥尔菲斯,欢迎来到我的庄园。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所有的线索都已给你。


我邀请你来参加这场游戏,一起赢得所有奖励。




小气球飞飞的《第5人格》邀请函来啦!


自4月5日0:00起,创作《第5人格》同人文/图,并添加标签#第五人格#,即视为参与成功!丰厚现金奖品等你来拿!赶紧加入这场庄园游戏吧!




★活动时间★


参赛时间:4月5日0:00——4月25日23:59:59


评选时间:4月26日——5月7日


公布时间:5月8日 18:00前(结果将公布在本文内)




★活动奖励★


※本次活动分图/文两个赛区,分别设立奖项※


a.优胜奖 (1名):5000元现金大奖


b.人气奖(5名):3000元现金大奖


c.特等奖(10名):1000元现金大奖


d.参与奖(10名):《第5人格》周边一份




※特别奖励※


【特别奖励 I 】


本次活动特设活动讨论区,满足以下要求的用户即可获得《第五人格》LOFTER限定头像框!


1、发布相关讨论并添加tag#第五人格#;


2、讨论的文章热度达到5以上;


(讨论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随机感想、游戏截图、同人创作等)




【特别奖励 II 】


分享原创同人作品至微博,


1、RT@网易第五人格 ;


2、添加超级话题#第五人格#;


如若作品获得官方转发,既由《第5人格》官方送出额外周边奖励一份!




★活动说明★


1. 现上传《第5人格》的同人作品(绘画,文章,COSPLAY种类不限)  至LOFTER,添加活动tag#第五人格#即视为参与成功;


2. 投稿相关作品必须与《第5人格》相关,风格形式不限。


3. 每人可以上传多幅作品,但不得重复获奖,经过审核方视为参赛成功。


4. 作品大小应满足500px宽度以上,高度最多不得超过10000px。


5. 投稿版权归作者、网易《第5人格》手游、LOFTER三方所有;所有作品一经参赛视为同意主办方在后续的活动相关专题、官网、微博、微信、贴吧、论坛等推广中署名宣传。


6. 作品应为原创,不得盗用、剽窃、抄袭,不得过度宣传色情暴力血腥等不良内容。


7. 作者不得重复获奖。


8. 本次活动严禁刷热度,一经发现立马取消获奖资格。




PS:希望大家多多在作品里面虐一下小丑(来自一个被小丑吓哭的包子铺的怨念)



【杰园】HUG,KISS AND——KISS!


*杰克的公主抱终于要出来了,很开心
*依旧是我流的园丁和杰克,所以ooc预警
*私设是逃生和死亡后都不能继续围观
*最后,求评论

    吻是最好的麻醉剂。

————————————————————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惊动了树上歇息的乌鸦。

    杰克站在一颗树下,阴影打在他白色的面具上,修长的身姿显现出一种病态的美感,不过杰克的心情并不佳,甚至于稍有阴郁。刀尖轻轻划过腰上别着的白色手杖,金属在木纹上留下来丝丝痕迹。他轻叹一声任由那些人逃出大门,耐心等待着这场狂欢的结束,但是事不如意,在他耐心耗尽之时也还有一个人类逗留在这里,乌鸦在上方盘旋着发出刺耳的叫声。

    杰克望向那个方向停顿几秒之后径直的向那边走去,原本应该哼着的小调也因为心情原因被堵在喉中。浓雾渐渐隐去了他的身形,他与夜色融为一体,在昏暗中前行着。

    很快他就来到了乌鸦所聚集的地方,杰克皱着眉头打量面前的人,然后弹了一个响指,周围的乌鸦安静了,然后四散开来,这里剩下的就只有杰克与最后的求生者,艾玛.伍兹。

    艾玛坐在一把狂欢之椅上,准确来说是一把已经坏掉了的狂欢之椅。椅子有些歪斜,火箭也已经掉在地上,原本缠在椅背上的荆棘现在松松垮垮的,而艾玛就坐在这里,宛如没有感觉一般枕着荆棘的尖刺,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恬淡的微笑,安静假寐着,甚至忽视了她自己极速跳动的心脏。
   
    杰克站定在她的面前,思索一阵后抬起左手毫不犹豫的打向艾玛。刀刃的速度极快带起破风的声响,接着准确无误的击中艾玛的腰侧,女孩娇小的躯体被这股强大的力道掀飞了出去,腰侧出现明显的刀痕,紧接着重重砸到了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她趴在地上,鲜血从她的腰侧涌出淌在地面,接着迅速被泥土吸收,那片地面被染成了一种诡异的猩红。女孩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撕破,隐约可见的背部有些被划破的痕迹,而狂欢之椅的荆棘上还惨留着一些衣物的碎片,这些全部都显露在杰克面前。

    雾气消散,杰克的身形逐渐显露出来,他偏着头漠不关心的轻拭左手的刀刃,丝毫没有去注意地上的女孩。

    稍微过了几秒趴在地上的艾玛终于有了动静,她轻咳两声之后一手撑着地面支起身子跪坐在原地,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她抬起头,脸颊上有着不正常的绯红,一抹飞红在她的眼角晕开,她又笑了。

    杰克很清楚艾玛是一个爱笑的女孩,不论何时艾玛都能面带微笑,他其实很喜欢看见这个女孩的笑容,干净纯洁,似乎还带着一点泥土的气息。唯一令他感到不悦的是不止他一个能够看见,艾玛不论对谁都会露出这幅笑容。但是现在这个表情他可以确定能够欣赏的只有他一人,这近乎是艾玛所有的感情所凝聚出来笑颜,只属于他的笑颜。
   
    心情稍微变好一些的猎杀者发出满足的喟叹。
   
   
    “晚上好先生,您的手杖真是异常美丽。”
   
    艾玛放下捂住胸口的手安静的搭在膝盖上,少女甜美的声音传进杰克耳里。

     “您今天的身姿和以往一样令我神魂颠倒,都差点忘记了要去提醒我的伙伴,不过,一个人都没有抓住,很伤心吧先生?就算您抓住了也没用,没有椅子呢。”

    “……妳一直跟着我?”杰克把目光从她的脸上挪开。
   
    “是的,我是说,当然。”
   
    杰克挑了挑眉,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呐,先生,我知道的,您今天不会使用气球,对吗?”
   
    “……如你所料。”
   
    “啊啊,所以我是第一人吧?”
   
    “你说呢小家伙?你不可能不清楚的。”杰克看着她,用手轻点了点自己的面具。
   
    “对,是的,第一位,我是第一位……”艾玛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拳后又松开,随后低着头双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杰克看不见她的表情。

    艾玛深呼吸几口,像是再给自己打气,她偷偷抬头试图观察杰克的神情,可是面具的存在却阻拦了她的愿望,她再次低下头,手将胸口的衣服捏得皱巴巴的,咽下一口唾沫,她抬起头举起双手向着杰克展露怀抱,按捺不住的兴奋与期待让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小心翼翼的向杰克开口询问。
   
    “先生,我可以成为第一个被你拥抱的人吗?”声音很轻,满载着试探的味道。
   
    杰克站在那里没动,也没有发出声音,艾玛看着他的样子原本那少许期待早已消失,余下只有后悔与恐惧,她就不应该如此的鲁莽。艾玛举起的双手僵在半空中,反应过来后一点一点的向下收回。
   
    艾玛思索着她应该如何向面前的绅士道歉,但是在这个时候杰克稍微弯下腰,投出一片阴影将艾玛整个人笼罩其中,伴随着一点金属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她感受到了近乎让她窒息的压迫感,这迫使她停止了所有思考。

   
    当艾玛可以继续思考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枕在杰克的肩头,伴随着杰克的步伐她可以听见鲜血低落的声音,不过,更加响亮的是她的心跳。艾玛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膝弯搭在了他的手臂上,被刀刃代替的手指向前摊开,没有接触到她的肌肉。
   
    艾玛觉得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她的右手自然下垂,左手却无处安放只能贴在自己的胸口,她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杰克感受怀中抱着的女孩有些异常,他低头看向了艾玛,同时艾玛也望向了他。眼神的相互碰撞,并没有擦出火花,只让艾玛激起了想要躲避的念头,她抬起左手五指张开挡在自己的面前,杰克偏过头稍微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他又看向前方。
   
    她被满足了,但是她贪婪着更多,因为欲望而膨胀的心在她耳边窃窃私语,她被那个念想束缚住,然后她做了想做的事。她用双手环住了杰克的脖颈,稍微施力凑近杰克的耳畔。
   
    “失礼了先生,但我渴望让您印象深刻。”艾玛轻声的诉说着,在杰克转头看向她的刹那,她偏头在面具上轻吻了一下。
   
    一触即离,就算只是隔着一层面具这个举动也足以让艾玛脸红心跳。她闭上双眼,然后自暴自弃一般把头埋在杰克的颈窝,感受他缓慢跳动着的脉搏。然后她听见了一声叹息,带着一丝无奈,那个低沉诱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艾玛蓦然睁大了双眼,她以为自己做了不能被原谅的事情,她以为这已经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但是……她现在才发现,还没有,空洞的心脏叫嚣着,渴求着更多。

    艾玛转过头,她痴迷地望着面具下露出,那隐约可见的轮廓。呼吸加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勇气让她伸出手,稍微将杰克的面具掀开一条缝,光滑的下映于她的眼里,对于艾玛来说,那是宛如神明雕刻般的线条,接着她做出吞咽的动作,再将面具向上抬了一点把那人的唇露出来,典型的薄唇,没有任何一丝血色。这是适合被亲吻的唇,艾玛这么想着,然后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嘴角。
   
    她缩了起来,双手抓住帽檐向下拉扯,盖住了自己的的脸庞,因为如此,她也错过了监管者微微上扬的嘴角。

  

    这样的事显然不能让杰克放她一马,地下室里只有一盏吊灯忽明忽暗,艾玛坐在一把完好的椅子上,荆棘在她的腰间收紧带起钻心的疼痛,呼吸也被抑制住了,每次吸气都发出赫赫的噪音,即使如此她也不能将目光从身前的人身上挪开。
   
    杰克安静地看着她,双手背在背后,面具别扭的戴在脸上,但是他也没有重新带好的想法。
 
    他用近乎审视的目光端详着艾玛的表情,伴随时间流逝的滴答声,他终于开口了。

    “……不痛吗?”

    艾玛没有料想到杰克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愣了一秒,然后扯出笑容,用活泼的声音回答道。

    “嗯,不痛哦!”

    不痛吗?杰克看着她再次无声的询问着,女孩的笑容和平时完全一致,只是脸颊上不停的滑下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都泪珠,顺着女孩的脸庞向下滴落在那件破旧的衣服上,晕开一片水渍。缠在她腰上的荆棘深陷本就被自己所划开的肌肤,随着艾玛的动作不断拉扯着里面的肌肉,将新鲜的血肉翻裂开来,杰克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断裂的纤维组织是在如何蠕动的,血液是怎样的顺着她的腰线流下。

    然后杰克用手捂住了她的双眼,艾玛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顺从的闭上了双眼,睫毛一颤一颤的扫过杰克的掌心,宛如一只想要挣扎的蝴蝶正拍打着它的翅膀。

     “嗯,不痛的,不会痛了。”

    杰克单膝跪在了艾玛面前,另一只手抬起,用刀刃弄断了面具的绑绳。没有绳子固定的面具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艾玛有些疑惑的偏了偏头,但因为她的视野完全被杰克手所遮挡的缘故,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杰克凑身上前一下一下的,轻柔的吻着艾玛的嘴唇,那宛如蜻蜓点水般的力道,像是在试探一般小心翼翼。

    艾玛愣住了,任由杰克轻吻着自己的唇,当他正准备离开的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她猛的向前探身,丝毫不顾荆棘的尖刺扎入自己的肌肤,张开嘴直接咬住了杰克的下唇,她的牙齿擦破杰克的下唇,唇齿之间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接着艾玛稍微放松了力道,她含住被自己咬破的地方轻轻吮吸着,用舌尖扫过那道伤口,她可以感受到杰克似乎打了个颤,接着她再次咬住了杰克的下唇,轻柔的捻磨着。艾玛睁开双眼想要看见这幅景象,但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她不停的眨着眼,睫毛在杰克的掌心里轻扫着,带起一阵暧昧的痒意。

    艾玛松开了嘴,她稍微后退了一些,探出染着鲜红的舌尖,牵出一道淫靡的银丝,她轻声的喘着气,然舔了下嘴角。

    “你这个根本不能算吻,小狼狗。”

    令她沉迷的声音再次响起,因为刚才的那个吻,杰克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别一般的性感。

    艾玛咽下夹杂着血腥味的唾沫继续先前靠近,但是捂住眼睛的手施力把她猛地按到了椅背上,艾玛的后脑狠狠撞击了椅背,腰上的伤口似乎也被撕裂的更深,她感到一阵眩晕,忍不住抽气发出嘶的声音,她开口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全部都被一个吻堵回了嘴里。

    杰克极具侵略意味的闯入了艾玛的嘴唇,舌尖扫过艾玛的牙齿,甚至刻意在她敏感的上腭舔舐着,然后缠上她的舌头。

    滋滋的水声回荡在地下室里,这深深的吻似乎要使艾玛窒息,不知道是缺氧还是失血过度的原因,她的头脑开始眩晕起来,肺部的空气几乎快被耗尽。

    当杰克松开她的唇时,她只能闭着眼,仰着头小口小口的呼吸着,然后她感觉到额头贴上了一个温热的物体。

    杰克抵着她的额头同样喘息着,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他抬起头,低眸看了一眼椅子的底部,侧过身,用不是很灵活的左手捡起起被自己丢弃的面具,一下子盖在了艾玛的脸上,再抽出自己的右手按在面具上。本来就还没有从刚才亲吻里回过神的小姑娘一下子被砸得更加晕乎乎的。她有些失神的睁开了双眼,原本盖在眼睛上的温暖已经消失,现在是一片冰冷的黑暗。

    “晚安,我的女孩,下次再见。”

    杰克欺身在面具上落下一吻,就像艾玛刚才所做的那样,接着,他目送艾玛被狂欢之椅送回庄园。

    他莫名的笑了,弯下腰,口中发出难以抑制的笑声,就算已经捂住自己的嘴,那低沉的笑声还是从指缝中中透过,回荡在整个地下室里。

    那一片浓雾又出现,它们从杰克的腿部争先恐后的向上爬着,包裹他的全身,直至他彻底被浓雾覆盖。

    这里已经没人存在,现在这里已经空空荡荡,还残留在空气中的只有一个微不可闻的单音。

    “PENG……”

FIN.

感谢各能够看到这里,咿呀,匆促赶的一篇公主抱贺文,本意明明只是想写一个黏糊糊的亲吻片段,可是不知不觉写的稍微有些长了,而且好像也不是黏糊糊的?嘿嘿嘿。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再次感谢各位愿意慢慢把这篇小破文看完,顺便不要脸的求个评论。。。。

【杰园】INSIDE

*这个极度ooc,算是我流园丁和杰克,我真的不觉得参加了这场游戏的人是好孩子,然后杰克的话,有的地方意外温柔的屠杀者也很棒不是吗?
*这个是双箭头,真的是双箭头,真的。
*以上可以接受的请继续观看,顺便温柔的猎杀者和拆椅子的小恶魔真的很好吃,朋友来一口吧。

她呼吸着浑浊的空气,聆听自己的心跳。

————————————————————

    在短暂的眩晕之后艾玛.伍兹重新回到了这场狂欢之中,虽然早就已经习惯这里压抑的气氛,唯一令她感到恐慌的是那一颗从刚开始就躁动不安的心脏 。

    他就在这里!艾玛清楚的告诉自己这一事实,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极力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可是在身边的乌鸦却不如她的意,偏头看了看这个处在极度恐惧中的小姑娘振翅直接飞向天上。

    迟钝的身体终于反应过来,艾玛迈开腿,挑了一个能快速远离此处的方向开始奔跑,在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锈迹斑斑的红色衣柜,正是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心跳还是没有平静,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最后她咽下一口唾沫,抬手拉开柜子的门躲了进去。年旧失修的柜子在被拉开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声音,虽说不大,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是足以使人神经紧绷。

    艾玛缩在柜子的角落,身体贴着冰冷的铁板,想要缩小自己的纯在感。她的十指紧扣放在胸前,低下头闭着眼,呈现出虔诚祈祷的姿态,抱着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期待,安静而又无声的祈祷着神明能够满足她那微小的祈求。但加速的心跳却再一次告诉她。

    身在这所庄园里的人都早已被神抛弃。

    沉重的心跳和呼吸不断压迫着艾玛的神经,而那熟悉的小调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步之遥。

    艾玛猛的睁开了眼睛,昏暗的柜子里只有那两道狭窄的缝隙可以透过少许光明,隔着浑浊空气里那些密集的漂浮物,她还是能够清楚的看见柜子前的人影。他就站在了柜子的面前没有任何的动作,或许是在想该怎么处理第一只猎物,又或者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但艾玛都不清楚,大概她脑海里唯一可以思考的就只有如何才能活下去。

    再这么等待下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破开这衣柜,然后将我击倒在地送回庄园里,但如果现在出去的话,他一直在门口,不行,逃不掉……不论怎样,都逃不掉。艾玛呆在柜子里不停设想着将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可是无一例外,皆为死局。

    不论如何都会死掉的话……为何不把他拉进来?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出现就席卷了她的脑海,不停的在她的脑海里面回旋转动,就宛如那深海中的漩涡一般将她卷入,最后在吞噬她之后又全部回归海中。原本已经激烈的心跳,现在彻底失去了它主人的掌控。

神差鬼使的,艾玛伸出了她的右手,缓慢却又坚定的向前探去,不知道是因为极度的恐惧还是因为那几乎快让她窒息的兴奋,那只手在颤抖着,不停的颤抖着,但即使这样她依旧向前伸出了手。

在即将接触的柜门的时刻艾玛仅存的理智将她拉了回来,她用另一只手扣住了自己忍不住向前探的手腕,摇着头,内心疯狂叫喊着。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这样!怎么可……

“哈……”这个时候柜子外面那个瘦高的人影发出一声叹息,艾玛可以清楚的看见他抬起了手整理着自己的领结,准备开始和第一位猎物开始游戏,低沉诱人的声音即使隔着这扇门也可以听见,宛如恶魔的耳语一般将艾玛最后一丝的理智折断。

啊哈……不行呢,被诱惑了。

手停在了半空中,连带着整个人一起彻底的僵住了。最后的理智,希望,挣扎,全部都被那一声低叹无情的揉碎,然后溶解沉淀重新凝结,把那一直被压抑着的,比那绝望还要深沉的感情揭露出来。

双手不再颤抖,艾玛猛的向前迈出一步,紧接着双手抵着冰冷的门扉向外用力推开,恍惚间听见了肉体被门扉重重击中的声音,或许是门外的人也正巧想要开门吧,但是都被那狂躁的心跳声掩埋。艾玛抬起头看向门外的杰克,虽然说是隔着一层面具,但是艾玛依旧可以感受到男子尚未被掩藏起来的惊愕。艾玛向他笑了,那是狂欢里面不会存在的笑脸,没有即将逃离的快乐,没有被同伴救下的欣喜,这张笑容里所拥有的只剩下疯狂,兴奋和深不见底的恐惧。

艾玛继续凑身上前,她揽住住的面前那人纤细的腰肢,同时勾住了他的脖颈。这双手不像是那次甜美可爱的小姐一般柔弱,这是从小做农活锻炼出来的强健有力的双手,普通男子都难以挣扎,更何况是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幕回过神来的杰克。接着,她收紧双手向后倒去。

那扇门扉又关上了。

艾玛跌坐在柜子深处的角落里,而杰克正以一个暧昧的姿势跪在她的身上,她用那一丝微弱的光线痴迷的看着身上的人,距离如此之近,艾玛甚至可以嗅到他身上被血腥所掩盖的香气,那诱发欲望的香调宛如情人的邀请,令人神魂颠倒。

艾玛近乎要在这名为杰克的海洋里沉溺窒息,这就在这个时候她身上的杰克动了,他用手支撑着地面相似想要站起来一般,同时艾玛感受到腰杆传来钻心的疼痛,衣服破开之后刀尖的冰凉和自己温热的鲜血顺着腰线缓缓向下流淌着,两种感觉交错着刺激她的感官,这这与死亡的痛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

艾玛再次收紧手臂将杰克的身躯压向自己,尖利的刀刃再次擦过肌肤,她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狂乱的跳动着,手有开始颤抖起来,她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声音全部都被压在喉咙里,她没能够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接着艾玛换了一种方式,她凑到杰克的耳边轻轻吐息着,温润的呼吸打在杰克的耳畔,宛如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她再次尝试开口。

“……先生,外面还有五台电机。”

“……”

“您应该清楚,没有我的话,他们破译密码的速度是很慢的。”

“……”

“我不会逃跑……所以,请在这里陪陪我好吗?”

“……”

“先生,我……”

“我想在你提出如此盛情的请求后,你就应该闭嘴了,我亲爱的艾玛小姐。”

低沉的声音用着礼貌的用语粗暴的打断了艾玛想说的话,她咽了咽唾沫,身体重新僵硬起来,几滴冷汗出现在她的鬓角。

完蛋了,我让他不开心了,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可以这样。艾玛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原本因为兴奋而亮晶晶的双眼暗淡了下去,无助和沮丧笼罩在她的身边。

但是情况和她所想象的完全相反,杰克支起身体移动着左手,那锋利的刀刃离开了她的腰肢,艾玛可以听见那刀尖刮在柜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那钢铁做成的手背,或者刀背?小心翼翼的抵在自己的后腰上,像是在呵护着她一般。杰克另一只手贴在她的背心,将她的身体推向自己,然后用力搂住了她的身躯。艾玛紧贴在杰克宽阔的胸膛上,她可以听见原本被自己心跳所掩盖住的,第二人的杂乱无章的心跳。

“亲爱的,不要害怕,安静下来……”

杰克压低了声音在她的耳边呢喃着,有些沙哑的嗓音在她的响起,就像她刚才做的一样,明明是如同命令的话语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

艾玛十分庆幸两人是以这种姿势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相拥着,这样杰克才不会看见她那副几乎快哭出来的表情。

艾玛收紧双手,抱住了杰克的身躯,闭着眼睛,头轻靠在他的脖颈处,享受着猎杀者带给自己的温暖。

就是这份温柔让自己沉醉,让自己贪恋,让自己不顾一切都想要靠近他,就算是自投罗网也在所不惜。

柜子里只有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声和艾玛的心跳,而这些在不久后都将归于平静。

FIN.

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只是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